ZWH48-花面人

欢迎各位。
这里是小花/花饼。
主刀剑乱舞乙女向。
半个全员厨。
祝大家玩得开心。

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之类的,思考的时候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该怎样回答了,啊…怎么办才好…真是头疼。

【刀剑乱舞乙女向】片段

*内含平/前/鹤
*对话意识流
*文章流畅度把握练习
*ooc致歉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祝食用愉快

〔平野〕
叩叩——
“您醒了吗?”
“醒了哦。”
“今日早饭已备好,要现在下去用餐吗?”
“抱歉抱歉,先等我一小下,我其实还在穿衣服呢。”
“没事,主不用为此感到抱歉,我会在门外等候您的。”
“麻烦你了。说起来昨夜睡的还好吗?”
“睡得很安稳,多谢主人关心。”
“是吗?那就好。昨天晚上短刀部屋附近似乎有幽灵出没来着,我半夜起来的时候看到有几振刀鬼鬼祟祟地在走廊上东张西望,吓了一跳。”
门上短刀的影子一顿。
“抱歉!身为短刀竟然没有察觉到附近的异常——是我的失职。”
“哈哈哈,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倒不如说,那边有你存在,我很放心。”
门对面传来布料摩擦的窸窣声。
“这样吗……是我误会主人了,能得到您的信任,我很开心。”
“真的吗——”
门一下子被拉开,平野对于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审神者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审神者跪坐在地上把脸凑近,几乎就要和面前紧绷着身体的短刀鼻尖相贴。
“我平野藤四郎绝对不会对您撒谎,堵上——”后面的话被审神者伸出的食指堵了回去。
眼里倒映着平野坚定的眼神,审神者只是盈了些笑意在其中,隔着刘海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的额头。
“不需要什么承诺,平野能多笑笑就更好了。”

〔前田〕
“前田,能过来一下吗?”
听到呼唤的短刀放下手中的笔,来到审神者身前。
“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审神者一下子抱住面前的人,把头埋在带着午后暖阳温度的衣料里,不说话。没有得到回答的前田只是轻轻回抱着被蹭掉帽子的主上,小小的手掌在怀中人略有变瘦的后背上一下又一下地抚摸,带着安慰意味。
“您累了吗?需要帮您铺好床铺吗?”
“没事……还不需要去睡觉,稍微抱一会儿就好了。”
“昨夜就寝时间很晚,您今天不要太逼迫自己了。”
“可是还有工作来着……”
“那您也要注意身体,处理不完的公文交给我就好。”
审神者听到这句话猛摇头:
“不要不要,我宁愿自己批完全部也不要前田受累。”
房内一时间没了声响。伴随着一声温柔的叹息,所见之处的色彩变得缤纷起来。
“您啊……那现在就好好休息一下,一会儿我陪您把剩余的一鼓作气赶完吧?”
得到的是点头的回应。
站着的短刀扯了扯披风,为审神者挡去刺眼的阳光。暖色调的房间里,被染上同样色彩的两人相互依靠,静静地在有微风流过的时间内各自为对方消除身心上的疲惫。
小天使啊。
审神者满足地在心中喟叹,仿佛飘起樱吹雪。

〔鹤丸〕
内番结束了哦——
正坐在木廊上端着一杯桃子酒对着远处发呆的审神者被突然出现的声响拽回意识,扭头看去,一身白的付丧神在旁边落座,捻起一小块碟子里的点心吃了起来。
刚结束田当番的鹤丸看起来还是那么干净,若无其事地嚼着糕点还前后晃着腿的模样一点也不累的样子,十分休闲,休闲得让人怀疑。
“今天内番感觉如何?”
“还好吧,一如既往的累。所以说啊,下次别安排我去种田了吧?哪怕是去照顾马也比顶着大太阳在满是泥土的田地里劳作好。”
“那和你一起的切国呢?”
“没说上几句话,但似乎精神还好。说起来切国他超冷淡怎么逗他都没反应。”
“你还有闲心去逗他,作为被逗的对象怎么想都不会回应吧。”
“我们还是有好好内番的——生存加一了,怎么样,惊喜吧?”
“不错的惊喜,很棒,辛苦你们了。话说每次早点汇报不就好了,总是要问好几句话才能问出来。”
“可是一开始就说出来的话你也不会再分出心思和我聊天了呀。”
“?”
“你总是和短刀打刀们处在一起,明明说过很重视我结果一周内和我讲话的次数一共不超过十次,如果不是内番的话,平时我都找不见你。可要是对你制造惊吓的话,我估计会被全本丸追杀的吧。”
无话可说的审神者僵直在原地,旁边的人依旧一副休闲的模样,仿佛在倔犟地说“我不在意”。
“……不用对我说抱歉。”
许久,他开口了。随着轻微杯底碰撞的声音,审神者放下手中的盛酒的杯,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视线。在一对球体中被毫无波动的灿金色包围的身影逐渐放大,白色的身体被黑色的羽织小心地包裹起来。

“一起出阵吧。就我们两个人。”
感受到和梦中同样温度的付丧神闭上眼睛,轻声开口。
“嗯。”

tbc.

————————
[一些闲聊]
这里花面人。
叫我小花或者花饼就好(花饼是有人因我现世形象的脸圆润得产生了烧饼的既视感,所以便衍生出“花饼”这一“爱称”。我倒也不介意)。
是个爱幻想的家伙,说实话把自己脑海中的东西完整地化作文字具象化,这还是第一次(说来惭愧,之前都是写个大概就撂挑子不管了)。
临开学的打招呼,请多指教。